新聞中心News 

岳建仁:“設計”是一種社會責任

作者: 發布時間:2019-11-06 訪問量:690

岳建仁身上有種“儒家”的氣質,真的很有那種文人墨客的執著和固執。他做過畫師,做過教師,而提起過去他就總是忿忿不平的劍指“制度”和“體制”的弊端。

他不想賣畫為生,他不認可目前國內的教育體制,于是他一門心思的做設計。他說“設計”是一種社會責任,他希望中國的建筑能早日與國際接軌。

我國建筑還處于學習、模仿、消化過程

【房天下】:房天下的朋友你們好,歡迎來到今天的設計時光節目,今天我們請到的嘉賓是同為建筑設計的岳建仁老師,岳老師您好。

【岳建仁】:你好,大家好。

【房天下】:岳老師看起來就很有藝術氣質,我想問一下岳老師您應該是學藝術出身對吧?

【岳建仁】:我是南京藝術學院學繪畫的,畢業分配到畫院里面做了八年的專業畫師,后來調到上海華東師范大學。

【房天下】:您應該是很喜歡畫畫的人吧。

【岳建仁】:我是蠻傳統的一個人,從小就比較喜歡畫畫,小時候有一次去文化館看很多人圍一個模特畫畫,我也找了一張紙和一支筆跟著畫。當時也不知道人家是美術輔導班,輔導老師看到我畫的覺得我畫的最像了,于是就讓我跟他學畫。后來高中畢業,那個時代剛恢復高考不久藝術院校也比較難考,老師不贊同我考藝術院校,覺得非主流,希望我能夠考理工科大學。我心理上產生抵觸跑去當兵了。當完了兵以后又重新參加高考進了南京藝術學院,一拖就拖了五年。

那個時候對于考藝術院校還是相當難的,南京藝術學院每兩年招一屆,每一屆只招一個班,一個班只招十幾個人,我們那一屆只招了六個人。培養方向出來就是畫家,分配到畫院。當時來說也就是國家出資培養畫家,國外沒有這樣的機制,中國從宋代開始至今還有畫院體制,直到改革開放畫院也面臨改制。后來我在畫院經歷改制,需要自己養活自己,靠賣畫為生,我就產生了抵觸情緒調到了華東師范大學,進入了設計行業。

當時在大學里就有很多繪畫的人參與環境設計,我個人對建筑、對規劃、對景觀比較感興趣,就出任了華東師大建筑與裝飾專業的主任。在這個過程當中,主要從事教學和對建筑學實踐的過程,久而久之在建筑與規劃、景觀包括室內這幾個方面基本上是進行了一個循環的實踐過程。因為教學生的同時更多的需要實踐經驗與理論知識相結合,才能更好的把知識傳給學生,讓他們更好的在未來崗位上面得心應手。

【房天下】:岳老師工作經歷還挺豐富的,還做過一段時間老師。

【岳建仁】:感覺到中國的建筑學的教育和國外還是差距蠻大的,可能我們教育體制原因造成的。我的感受是中國建筑發展畢竟短短20年時間,我們前十年在模仿、后十年拼命的追。一開始大家眼光一下子被國際上的建筑風格、潮流各種流派所左右,大部分設計師盲目跟從,后來又一些藝術院校都在辦建筑和室內的教育,為整個建筑教育學注入很多其他的背景。

據我所知很多國家把建筑學放在藝術院校里面,現在也有很多像中央工藝美院、中央美院等都辦了建筑學這一塊。從大的方面來講,就是說我們后十年的發展,可能對我們來講,從一味盲目的跟從到有了自主對設計的反思,所以這幾年中國建筑應該取得了一個突飛猛進的發展。也是在這種大好的形式下,我們也跟著在里面得到不少發展和學習的過程。

從建筑整體的發展來講,中國的建筑教育還是處于落后的一個態勢。因為在西方發達國家經濟、文化一直是在發展,而國內是在近十年過程當中發展。我們反思以后突然發現世界主流的知識產權體系是沒有中國的,特別是在建筑領域??赡芪覀冞€在研究猛追國外建筑理念的時候,發現人家又在大大超越了我們,在建筑生態,可持續發展這一塊,國內是遠遠所做不到的。

從建筑學角度來講,我們還處于學習過程、模仿過程,消化過程,在這個過程我們很難支撐起我們整個的教育理論體系的形成。像世界級的一些大師大家做出來的作品,放在我們國內來講,幾乎是沒有辦法來實現的,比如說扎哈·哈迪德的作品就很難實現。我們生產工藝,建筑體制決定我們設計師沒有辦法在制作和加工全過程的跟蹤。這些都值得我們建筑教育體制去反思。

前一階段我們跟麻省理工合作出了《數字營造》這本書,我們國內組織了一批學術界的人翻譯這本書,翻譯下來的過程也是我們學習的過程。這本書是麻省理工大學第一次授權非麻省理工出版社出版的,由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出版,這本書是我們世界華人建筑師協會數字學術委員會來合作和麻省理工單獨合作出版的。為什么叫做《數字營造》呢?實際上就是說在數字化時代,電腦的技術應用在建筑上面我們得到了巨大的發揮,就像古根哈姆博物館,它屬于非標性建筑,非標性建筑業就是從外表上流動性和曲面非常的復雜。在國內工藝是沒有辦法實現的。在研究過程當中我們發現他們是應用數字控制技術,針對建筑的外表包括建筑的結構進行一次強大的用法,針對這個建筑專門設計一套它的自主軟件,這套程序編出來以后,他把每一個面,每一塊材料可切割曲面結合的面在施工現場可以完美的拼合。比如我們中國現在典型的案例數字營造的就是水立方,他營造的過程幾乎全部是靠數字控制技術。鳥巢的工程也是在局部的地方應用了數字營造的技術,他是在河南舞陽鋼廠制訂了460鋼材,這種鋼材鋼度比較強,另外每一個行架怎么定制都是數字控制的,不能出現一點偏差。所以整個數字營造在建筑上面,西方國家已經走在很前沿了。

網站首頁在線預約聯系我們
欧美日韩网曝国产,青青久久超碰人人,色狠狠综合图片专区,无码激情亚洲一区